开心文学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剧情开始时 > 016 苏雅离开
  城主府,凉生房间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凉生语气有点虚弱的看着眼前这个喂他药的女人。

  “先吃药”,苏雅语气有点淡淡的,脸上也不再有以前的笑意,将药勺递到凉生的嘴边。

  凉生本想直接拒绝,不过当他看到苏雅盯着他的眼神,却莫名的有些惧意,张开了自己的嘴,喝下这口药。

  这半年苏雅待她确实很好,不过他还是不愿意放弃外面这世界,也因此那天在安稳了快半年后,他才忍不住出现在小月别苑,不过他没有想过会让孩子掉,他本以为会没事的。

  在这四五个月的时间,他也对苏雅从最开始的不耐转变成了平静,到最后的接纳并有点喜欢,这孩子虽然是因为他母亲的想法到来的,不过到了他肚子里,他却体会到了新的生命快出现的那份激动之感,这孩子其实是让他有期待的。

  苏雅就这么一点一点平静地将整碗药喂给了凉生,然后将药碗放下后,盯着他的脸看,直到让凉生感觉到毛毛的,他想开口却看到苏雅笑了。

  从扯动嘴角的笑意,到渐渐放大嘴角,最后露出牙齿,本该笑着的面孔眼眶却泛着湿润,就这样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盯着凉生。

  “你...”,凉生想安慰她,却又不知从何开口,她的样子也令他有些难受。

  “你有心么”,苏雅闭了闭眼,放下了嘴角,淡淡的问了出来,只是嘴角还略有颤意。

  “我...苏雅...你”,苏雅这副样子让他之前本想质疑的话也说不出口来,看着苏雅,她这样子太奇怪了,让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哈哈...哈哈...”

  “知道刚刚的药是什么么,毒药,可以让你等下离世的毒药,等下去陪我的孩子吧”

  许是本来也不想知道答案,苏雅睁开眼睛看着凉生,斜着嘴角似有些疯魔状的继续说道。

  “你...你下毒,我可是你爱着的人啊”

  凉生瞪大了双眼,身子都有些颤抖,他想撑起来,却根本没有力气,看着苏雅满是不敢相信,他不相信她会这么做,但是苏雅的状态却让他相信了她是敢的。

  “哈哈...瞧你那怂样,我怎么愿意让孩子就这样看到你呢”

  苏雅突然有点冷笑,看着凉生的样子,不由怀疑当初她是怎么看上他的,比他优秀的人明明那么多。

  苏雅慢慢站了起来,再盯着凉生看了一眼,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份宣纸,扔给了凉生。

  “这是什么?”,凉生盯着被子上的宣纸,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从现在开始,我没有爱着的人,就你凉生,配不上我,这是休书,当初虽然是我让你娶了我,不过在凤若国,本就应该是我来娶,此生,我想我们不会再见”

  苏雅说完,干脆的往门外走去了,虽然眼睛里面还有泪,不过她的心已经死了。

  “苏雅,你回来”,凉生看着苏雅出去的样子,忍不住的喊道,即便是喊得在心痛,苏雅也不会在听了。

  “呵呵....呵呵呵,这泪水流不停么”,苏雅坐在房门外边,用手捂着眼睛,虽然说着这样果断的话,不过身体里的难过告诉她,她还是需要时间才能让身体也适应她的感受。

  “可有后悔”,一个声音从她侧面响起,苏雅抬起了头,看着眼前之人玩耍着手里的棋子,这人没有见过。

  “你是谁?”,苏雅擦了擦眼睛,这人倒是和苏琪有一点相像,却又不那么像,和她更是不像,倒是更有点像母皇,不过也不乏有长得稍微相似的人。

  苏木扔了扔手中的棋子,看着棋子跳上跳下,期间淡淡答了句,“苏木”

  “苏木...”,苏雅喃喃道,这名字就是现在的女皇的称号,不过从这里了解到这名字之前,苏木二字也在她的脑海里有点模糊的记忆。

  苏雅想了想,苏木的话应该是流云凤后的女儿吧,她当时本还想和她做个好姐妹的,不过她还没有来得及,就听到母皇说她已经走了。

  哪怕她在怎么想去见见,临了了她也只看到个车轱辘印,然后这个人就消失在了她的记忆里面,直到现在她重新到来。

  “是你啊,没有什么后悔的”,苏雅也不管她是怎么听到的,反正问她后悔可能也就只有这件事,后悔么应该不后悔吧。

  虽然她确实非常恨凉生的行为,不过这是她主动的,可能她也知道他并不怎么爱她吧,但是她确实是很喜欢他,在他愿意接受她的时候她很快乐。

  何况后来他也有了她的孩子,她是非常真心的想对他好的,她也能感觉出他的变化,她还很开心的,他从前的那些事情她都不想计较,只是没有想到她连孩子都不珍惜。

  “那封信是你给的吧,谢谢你”,苏雅想着之前有人给她的信,信里面强调了凉生和凉生母亲两人合伙骗她的行为,还有那些女人,她也才知道原来凉生之前就有了女人。

  虽然她觉得有点可惜,但是她更想努力一番,哪怕他们的目的不纯,没想到最后是这个结果,确实是让人有些难受,不过反而让她将感情看淡了些。

  “那你以后怎么过”,苏木看着旋转的棋子问了一句,她是否知道以前的事情呢?

  “不知道,天下那么大,总有能去的地方吧”,苏雅想了想,她在宫里的时间其实也不是很多,经常到处跑,所以才遇到了在其他城池的凉生。

  “你可知道你的身份?”,苏木这么问了一句,不知道怎么去的话,倒是可以给她一个行动的方向。

  “我的身份么”,苏雅有点疑惑,她的身份她倒是没有关心过,难道她的身份有什么问题?好像是有点奇怪,她身边除了母皇之外,确实是没有看到其他亲人。

  “我难道不是母皇的女儿?那我是谁”,这宫里不像其他几国,除了她和苏琪在宫里之外,就没有其他皇女皇子了,她也没有想过她不是母皇的孩子。

  “母亲告诉我你是在思水崖捡到的一个孩子,如果你不知道以后的路到底怎么走,可以去那块地寻找下你的身份”,苏木捏着自己手里的棋子弹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的么”,听到苏木这么说,苏雅也不感到奇怪,母皇好像总是将自己包裹了起来,虽然总是和她亲近,但是她能够感觉出来,她的内心还有什么是她不能触碰的。

  “那母皇还好么?”,从她到这边来之后,为了凉生,她倒是没有回去过了,宫外也只传出了苏木继位的消息,母皇怎么样她倒是不知道。

  苏木收了跳下的棋子,看着湛蓝的天空,“她走了”

  “走了,什么时候的事”,苏雅站了起来,她都不知道这个事情,这么些年,在苏琴的养育之下,虽然她有时候会和她吵闹,但是她还是真的把苏琴当成了母亲的。

  “半年前的事情”,苏木负手而立,语气有点飘然。

  “这么早么,母皇,呜呜”,苏雅重新跌回了地上,忍不住流下了泪水,半年前,那是她才和苏琴争论之后的没几个月,原来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快走了么。

  听到苏雅的哭泣,苏木有点沉默,其实母亲走的时候她也有点懵,虽然是知道到时候了,不过就一个月的时间都没有撑住,就离开了。

  当接到叶子的消息时,她静静坐了一夜。

  当初她离开也是因为苏琴怕她也受到伤害,于是在她能稍微独立了之后就送了出去,这成长的路上倒是没有她的陪同,不过她总会有时候给到她一些消息,让她放心。

  “那母皇安葬在哪里?”,苏雅缓了缓神,擦了擦眼睛问道,声音还有微微的沙哑。

  “天地间”,苏木看着天空,她总觉得母亲也是这么想的,

  生前无法逍遥自在,那么就死后飘洒在天地间吧。

  “是么,也好,今天谢谢你给我说这些,既然有我的身份消息,即便是我觉得不怎么重要,那我也去看看吧”

  苏雅站了起来看着苏木,朝苏木拱手,“那咱们江湖有缘再见”

  说完往大门走去,江湖礼仪对待苏木,苏雅觉得非常合适,从此她就是江湖中人。

  苏木看着苏雅的背影,微微凝神,这种经历确实让人成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