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文学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剧情开始时 > 012 治愈拍完
  “木丫头,瞧你把人打击得那么惨的样子”,一条拍过了之后,张远趁着换场对着苏木嘲笑了一番,能吐槽苏木的地方他是不会放过的。

  “张老头儿,要不要送你一副眼镜啊,我可以买给你的”

  “那明明是丁彤快要一脸坚毅的最后奋起的样子,那可不是我弄的,我可以怀疑你是在批评丁彤的演技喔”

  “丁彤,张导演在骂你,你可得记着他,以后红了之后不要放过他”,苏木听着张远的话,反驳了下故意指着张远,对着丁彤如此说着,丁彤此时是懵的。

  虽然说前些时候拍戏的时候也有这样的状态,不过基本是有苏木在的时候,她拍戏的大多时候都是挺正常的,因此好久没见的画风又突然出现,倒是需要让她缓一下。

  “苏木,你怎么能转移阵脚欺负丁彤姑娘”,张远拿起他身边的喇叭,打开对着苏木大声吼道,瞧瞧这丫头说的什么话。

  “哟~老羞成怒了呀,张老头,是你先这么说的,你让大伙听听是不是这个意思,你说呢,刘导演?”,苏木看着张远拿着喇叭的模样,不由示意监视屏幕旁的刘义。

  “刘义,你给我说,是不是木丫头乱说”,张远听着苏木这么说,拿着喇叭问刘义。

  “这,张导不用和苏木争了,你也知道她是故意,还有张导我和你离得很近,你不用拿着喇叭给我说的,我能听见”,刘义揉了揉耳朵,主要是太近了,很伤耳朵呀,他这是被苏木无辜波及到的,明明和他没关系的。

  “哈哈哈,你看刘导都嫌弃你了”,苏木听着刘义的话忍不住笑着张远。

  “苏木,你给我滚过去拍下一场”,张远拿着喇叭转移受众人群,让刘义看着苏木笑了笑,这可不怪他。

  “好吧好吧,张老头一言不合就叫我去拍戏,你真小气,丁彤咱们过去吧”,朝着张远做了个鬼脸,苏木拉着丁彤前往下一个场地。

  “这家伙真让人气得牙痒痒”,张远看着苏木的背影,感觉苏木更像是个淘气的孙女。

  “不过让导演你年轻了许多,声音都大得多了”,刘义在旁边笑了笑,这两人遇着了大部分就是这副模样,他们看戏的觉得可开心了。

  “刘义,你今天给我多呆几个小时”,听着张远对着他的话,刘义揉了揉耳朵,耳朵又遭受了毒害,不过有苏木在,这片场真的是非常热闹。

  “苏木,我好佩服你,你真洒脱”,跟着苏木走着的丁彤忍不住说道,她们这些新人顾忌的东西很多,对导演这些都非常尊敬的,她从来没有想过可以和导演这么相处的。

  “嘿嘿,我没什么压力”,苏木对着丁彤笑了笑,她认识的人都很不错,对于自己的路能充分地掌握,所以也没有什么需要顾忌的。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丁彤看着苏木,这部剧苏木的戏份快完了,有些好奇的话她老早就想问了,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可以啊,你说”,苏木挺好奇这姑娘有什么问题的,演技方面?丁彤的演技是肯定有增长的,就凭着今天的眼泪她也能看出来,情感充沛了很多。

  和导演的关系么?应该也能猜出,是因为她的性格和导演挺合拍的,之前也一起合作过,那么既然熟悉了应该也是正常的。

  那还有什么是她身上有的特色,难道是配角?

  “为什么你要演那么多配角呀?”,这是最让丁彤好奇的,来拍摄之前她就知道苏木,毕竟她也是很努力专研演技的。

  她现在还是戏剧学院的学生,她们上课的时候也放到过苏木的作品的,虽然是配角但是当到了她的时候,就会很容易让人进入状态,一点也不会感觉是人在扮演。

  当时就令她留下了印象,没想到她去了解之后发现她出演的作品全都是配角,当时她差不多就有七八部的样子,虽然人物都很鲜活,但是她最想知道的是为什么。

  苏木笑了笑,果然是配角么,还真有人这么好奇的呀。

  “其实配角对我来讲,既简单也复杂,举几个例子,有些是为了生存不得不用另一种方式活下去的人,而有些就是简简单单努力追求生活的人,这样不同类型的角色其实能让我有更多层次的表现”

  “当然主角的一些转变也是非常有层次的,不过展现不出来小众角色的特色,毕竟大多数主角的人生都变幻多样,不可能就拘泥于一块天地,虽然最后可能会重回归平静”

  “而一些平常的人生就是靠普通角色支撑起来的,虽然拍摄的时候戏份不会太多,但是在故事本身上来讲,就是那个人的一生”

  “当然,最主要的是拍摄的时间少,我可以多休息休息,好了,我们到了,快进去准备吧,我的最后一场戏,替我加油喔~”

  丁彤看着苏木进去的背影,也不知如何感叹,刚想赞叹苏木厉害呢,转眼她又说是因为想要拍摄时间少,真的是因为拍摄时间的问题么。

  依靠拍摄时间来选取剧本的话,想想也是不可能的,即便是有这部分的因素在,这也成不了主要的原因。

  就这两年,苏木拍的剧加在一起就是好几部主角戏份的戏了,如果细细了解的人,就会发现苏木已经出演过很多角色了。

  “苏木最后一场开拍”

  “月姐,你看唐佳的样子,有把握么?”,夏文看着唐佳目前的样子,也拿捏不准她的想法,现在已经是轻旋杯的最后一场比赛了。

  这次比赛一共分为三场,走到现在,只剩下了唐佳和宋欣两个人,目前是一胜一负的状态,现在谁能拿下这场比赛,谁就是大赛冠军了。

  “八成”,她看着唐佳,她能从唐佳的眼神中看出坚定与自信,这是最后了,好不容易走到现在,台下还有那么多支持她的人,她是非常有动力的。

  “还有两成是什么呀?”,夏文听着冷月的话,不由好奇地问了问,有八成的把握么,那看来很有机会,那剩下的两成呢?

  “缘”,冷月坐在台下看着唐佳开始忙碌。

  “缘?为什么说是这个,难道是和评审有关?”,夏文不由这么说道,月姐的意思是指的机缘,巧缘,还是什么缘?

  “没错”,冷月看着唐佳,她和评审中的一个老人同姓,通过这些时日的了解,他们之间是一定有什么关系的,可能从这次比赛之后就能够知道了。

  比赛在紧张中缓缓而过,时间到,铃声响起,两人停下。

  由负责人将双方的食物端至评审席,评审席根据品尝的食物进行投票,冷月看着那位老人品尝到唐佳的食品时的惊异表情,突然明白了什么。

  “等下将这个给到唐佳,作为胜利的礼物”,冷月拿了一个钥匙串给到夏文。

  夏文看了看,不由惊到,“这是半塘甜品的钥匙?月姐可是要走哪里去?”

  冷月经营最好的就有两个,半塘培新和半塘甜品,半塘培新是培新机构,而半塘甜品则是一家很大的甜品店,冷月直接将这个甜品店送出去,那她是要去哪儿?

  “我需要长休一趟,等下给到唐佳的时候不用多说什么”,冷月抬头看了唐佳一眼,然后往门外走去,唐佳足以将她的甜品店带得更好。

  “这次轻旋杯大赛的获胜者是,唐佳,恭喜”,主持人的话令夏文回了回神,月姐说得没错,还真是唐佳获胜了,拿着手里的钥匙串摇了摇,这礼物真送出去了?

  等夏文将礼物给到唐佳的时候,唐佳刚刚和唐封说完了什么,听到夏文说的话,唐佳似有所感,不由得往场外跑去。

  在大街之上看着穿梭的人群,她似微微有点茫然,冷月就这样离开了,她本想将获胜的大奖给她看看的,谢谢她这几年对她的支持。

  风轻轻吹过,有风铃响动,唐佳抬头看去,原来一颗大树上挂着一个风铃,风铃上写着:加油!唐佳忍不住笑了,她怎么知道她会来到这里的,笑着笑着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

  看着手里的钥匙串,唐佳用手握了握,另一只手擦了擦眼睛,冷月,她最好的领路人,一辈子的老师,这个甜品店,她会继续开下去,带着她所有的力量。

  “好,卡,丁彤歇歇,辛苦了”,张远看着丁彤的样子,忍不住说了说,这孩子的演技现在越发的不错了。

  “好的,谢谢导演”,丁彤笑了笑,接过场外人给的一瓶水喝了一口。

  “张老头,我要红包”,苏木换好了一身衣服,走进张远扯了扯他的衣服。

  “去去去,没有没有”,张远看着苏木直接表示没有。

  “你也太小气了吧,我可是非常卖力呢,戏都演完了呢”,苏木叉着腰看着张远,不带这样的吧,她们好歹合作了几次的吧,咋突然不买账了呢。

  “你看看丁彤,和你拍戏基本就没什么好的,不是哭就是惨的”,张远拿着一个大蒲扇扇子风,指着还红着眼的丁彤。

  “那不是角色必经之路么,这多能彰显她的坚韧的魅力呀,我不管,快给我红包”,苏木拿着一只手伸向张远。

  “去,找刘义,在他那儿”,张远拿着蒲扇打了打苏木的手,示意在刘义那里。

  苏木看了看刘义,手换了方向,“好啊,红包都被你吞了,快拿给我”

  刘义摇了摇头,苏木转头看着张远,“张老头,你不道德,怎么能随便扣给其他人呢?快点给我,我要去吃大餐了”

  “你这丫头,好吧,赏你了,下次有机会在合作,我就不留你吃饭了”,张远看着苏木笑了笑,从裤包里取出了一个红包。

  “我就知道你私藏了,谢谢老板的赏识,各位朋友,咱们江湖有缘再见”,苏木拿着红包对着大家拱手示礼,期间看着丁彤笑了笑,然后往场地外走去。

  “这丫头真是调皮呀,不过刘义你为什么不多装一会儿”,张远拿着大蒲扇不满道。

  “是是,还有下次,我一定努力装的像一点”,刘义打着哈哈。

  看着他们玩闹的样子,丁彤也不由笑了笑,想到刚刚苏木的样子,应该是对她的鼓励吧,希望她们以后也还有机会在出演同一部剧,到时候她应该会有新的成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