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文学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剧情开始时 > 013 贼与女皇
  芙蓉阁,地下室

  “你到底是谁?”,优岸躺在地上,看着背着身对着她的人,这感觉很熟悉,让她感觉回到了三年前,三年前就是这种风平浪静的情况,但她回去就发现组织被灭了。

  “你猜猜看”,苏木背手拿着一颗棋子,就在背后往上扔接过,往上扔继续接着,今天除了这里,乐夭那里也去走一着看看,这几日收到的消息,那个女子真的刷新了她的感官。

  “我的人都是被你给扣下了?”,今天是最后一关,她昨晚就已经吩咐给了刘棠,让她带人把闯关成果的人结果了。

  按照常理今天闯关的时候只会出现她一个人,结果到了的时候那些人也都还在。而且今早出去的时候刘棠也不知去向,她发到城墙外的消息也没有回音。

  在闯关之时,已经走到了最后一个关卡,她却不经意间被伤了,这点伤对她来说其实没有什么大问题,结果空气中似乎有什么在弥漫着,她走着走着就倒下了。

  醒来了就是这副模样,她被谁扔在了地上,这里应该是地下,她手脚也都被锁住了,而眼前这人应该是这里的人,难道是芙蓉令的拥有者?

  她本想闯关之后再回去处理这些问题,结果现在面临的这种情况,倒是让她发觉背后可能是有人在故意针对她。

  “你快乐么?”,苏木收了棋子,转过身看着地上的优岸,“什么?快乐?你这是什么意思?讲真的?”,优岸看着苏木,这人把她抓了问她快不快乐?

  “好吧,看来你没懂,原来你不喜欢这种说话方式”,苏木微叹了口气,她还想听听充满邪气的腔调呢,她想象的是:当然很快乐,你要不要试试?难道是药太狠了?

  “那回归正题,知道三年前为什么放你走么?”

  “三年前?难道你是‘清主’?”,故意放她走?优岸眯眼想了想,当时这个组织只是让她去另一个地方配合一个人。

  这是个好机会,因为她能探听到的情报不多,但是对她而言也很足够了,她就顺势出去了,一路十分轻松,她本以为是得到信任了,原来是故意的么。

  “当时为什么放我走?”,她在‘清子’里面待了三个月,如果当时就发现了为什么还让她获得了情报,还顺利的逃走?难道是诓她的?优岸眼神闪过了一抹精光。

  如果是诓她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真的,现在落到这个地步,她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等她出去了,她还是能和三年前一样到达现在的地位。

  “这三年找人辛苦么?”,苏木走到桌案前,洗了洗茶杯,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这个茶的味道可以,不苦不甜。

  这人话里话外都像是在表示什么,优岸拧了拧眉头,这人到底是不是扣下了她的人?还是在诈她,如果不是她,还有谁?如果是她,这是什么意思?

  “你想一举剿灭!”,本来拧着眉头想着的优岸不由瞳孔瞪大,坐了起来,如果是真的,那这是三年前就布下的局?那么早就知道了她的心思了,怎么会?

  “看来你还挺聪明”,苏木放下茶,转了转自己的手腕,一句话说完还是能尝试抓住她说的中心,可惜为什么喜欢盗取情报呢。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优岸话语故作轻松,将坐姿变成了跪坐,摸了摸自己的鞋子,针还在,这针可是为了对付不听话的人随身携带的,结果现在居然用在了她自己身上。

  “早点认识你多好,我们还可以深入交流下”,优岸笑了笑,取出了针,将针往脚的锁扣上去,摸索开锁的位置。

  苏木似没有看到优岸的动作,微微压了压眼神,“是么,你不认识我,可我早见过你了,当时你可正因为任务失败而被你的头教训”

  “对了,我还亲眼看到你吃下了一颗药丸,当时你的表情我到现在都还能清楚的记得,低下头的一瞬间满脸邪气,抬头却诚意满满的表示不会再犯”

  “是么哈哈,那可惜了,咱们都没有面对面交流过”,优岸脸上已不知该做什么表情,如果是真的,那么就是一开始她就暴露了,这人背后是不是还有人,回去一定要查查。

  优岸醒了醒神,继续手里的动作,“咔嚓”,锁开了,她用手轻轻动了动,“唰”地一声,一枚银针往苏木而来,优岸快速往外逃去。

  苏木轻轻侧了侧身,只见嘴角微动,“一”“二”“三”,“四”“五”“扑通”,重物落地的声音,是她表现得太自然么,这人和她之前想象中的画面不一样啊。

  芙蓉楼,二楼

  “美人,过来”,乐夭躺在床上支着手,一脸笑意地邀请着正站在床边微微发抖的男子,“别怕,等下就舒适了,本姑娘一定不会弄疼你的”

  “我....我....”,男子脚都快站不住了,想鼓起勇气拒绝,可是他的家人,怎么办,揪着自己的衣服,难道自己的清白就在这里没了么?

  “哟~这里好精彩”,一个声音令两人都抬头望去,看着窗口处突然出现的女子,乐夭皱了皱眉,男子则是微微松了口气。

  苏木靠在窗台上,一只腿曲起,一只脚自然倚在墙面上,手放在腿上,看着乐夭啧啧道:“这可是白日呀,这么迫不及待的?”

  乐夭坐了起来,撑手看着眼前之人,“你是谁?不知道不应该打扰别人的好事?”,米英去哪儿了?这人就直接进来了。

  “这事儿好不好我可不知道,不过呢,有一件事找你可是真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听呢?不过我是认为你应该好好听听的,这毕竟关乎到你的未来”,苏木拿出扇子打开摇了摇。

  乐夭皱了皱眉头,起身拉了拉旁边的男子,男子一被拉就顿感激灵,乐夭用手摸了摸男子的脸,“乖,今天本姑娘没空,改天再去找你,你走吧”

  待放手之后,男子就快速地往外跑走了,“哎,看来有人不怎么受欢迎啊?我都没见过跑这么快的”,苏木扇着扇子颇为意有所指。

  “你说吧?什么事儿?”,乐夭倒了杯桌上的水,猛喝了一口,心中憋了口气,烦人。

  “唰”,苏木收了折扇,“你还想当女皇么?”,话刚说出口,一道凌厉的视线对上了苏木,苏木挑了挑眉,一点也不慌咋办。

  “就这一年你的行为可是令人颇为看不惯呐,你可知你树立了多少敌人?”,苏木手执折扇,从窗口跳了下来,随意地看了看屋内的陈设。

  “谁派你来的?”,朝廷中的大臣么?谁看她不顺眼,乐夭眯了眯眼。

  “这个嘛?如果要说是谁的话,那可太多了,我都说不过来了,你有数过你宫里的男人么?”,苏木说着这个都不得不感叹这女人的勇气,三百多个人呐。

  就这一年里就这么多人,就在她自己国内,加上偶然离国就已经形成了这样的数字,如果不加以控制,以后真是堆积木么,一堆一堆的往上凝聚。

  “你可还记得乐莹?”,苏木看了看乐夭的表情,重新坐回窗边,“坐了一年了,说不定你的位置现在已经不保了喔,言尽于此,望你改善喔”,说完往窗外而去。

  乐夭微凝了凝神,乐莹?这名字在哪儿听过?莹,就那个小侍的女儿?就她还想要翘掉她的位置,做梦去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