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文学 > 其他小说 > 原神:开局成为璃月阴阳两仪仙君 > 第1241章 海灯节,感到敬佩的秋白(相当于两章多)
就这样,秋白开始和这个不知名的形体,展开了各种对轰。

你一招,我一招,规模开始越来越大。

刚开始的出招规模,还控制在了一光年之内。

但随着时间流逝,逐渐开始演变成了十光年,一百光年....

到了最后,他们的对轰规模直径达到了矮星系的级别。

随着一颗一颗的星辰消失.

这个团状的矮星系,也开始变得黯淡起来。

最终,整个星系的光亮也消失在了宇宙之中。

这片用秋白意识形成的空间,时间也过去了整整数年。

秋白用了许多的办法,法则,力量,创造过各种各样的天体。

对这巨大的形体展开了无数次毁灭性的攻击。

其中他发现,只有法则这种东西。

才能够对这种巨大的形体造成一些轻微的伤害。

反观那巨大无比的形体。

在这数年的对轰之中,祂也发动了无数次能将秋白泯灭的攻击。

但秋白始终都毫发无伤。

就算被祂轰成了渣,都能在瞬间恢复成原本的模样。

而且有一段时间内,这个人还发动了一层看不到的屏障,将自己给护住了。

甚至祂无论怎么攻击,都打不穿这层屏障。

他们几乎谁也奈何不了谁。

就这样...

随着两个类似神一样的存在,以光年为单位在诸多世界中窜行。

所过之处的世界,也皆受到了灭世级别的灾难。

一个无比巨大,直径约为十万光年直径的巨大星系。

它的外围区域多数为新生和年轻的恒星。

周围几十万光年的区域分布着十几个卫星星系。

而这巨大无比的星系,在近似永恒的时间内,缓慢地吞噬周边的矮星系。

使自身不断壮大。

而现在,这巨大无比星系周边的矮星系。

都已开始变得黯淡,直至最终消失不见。

“嗯...”

“不能这样跟祂耗下去了,我现在还不是真正的九合为一的阴阳,神力已经快要耗尽了。”

秋白心念一动,好似想到了什么一样,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紧接着,他便一个瞬间消失在了这片星空之中。

这还没完,他刚到达几光年远的地方,就再一次的瞬间消失。

直至闪动了数百次以后,他才来到了那巨大无比的星系之中。

选了一颗恒星后,直接一个瞬间来到了这里。

看着眼前如太阳一般的火球,秋白轻笑了一声。

又感知了一下后,再一次闪动,来到了这颗恒星的一颗行星之上。

“想要找到我,祂应该还要费些功夫。”

“不如就在这个世界上看会儿风景。”

秋白站在这个无人世界最高的山巅之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这个世界的平均温度,为五百摄氏度左右。

天空之中的云是橘黄色的,将这颗星球牢牢的包裹住。

天空不断划过闪电与雷暴。

放眼望去,这个世界也有山脉一样的地势和辽阔的平原。

但却什么都没有,非常的荒芜。

对比提瓦特大陆来说,这里的环境用地狱来形容都不为过。

时不时还能看到连接到天空的巨大龙卷风。

正肆虐着这个无人的世界。

“不过,祂究竟是怎么探查到我的...”

“我得先解决掉这个难题,否则让这东西一直黏着我,也是个麻烦事。”

想到这里的秋白,微闭着双目,周身开始涌现九种颜色的光点。

将自己的一切都屏蔽后,秋白散去了气息。

果然,这次那个巨大无比的形体,并没有再一次的跟过来。

此时,远在星空之中的巨大形体,找着找着。

就发现自己感知不到秋白了。

对于祂来说,秋白在整个“树”的世界中。

就相当于一个异类,很好寻找,也很好辨认。

所以祂才能一次次的找到秋白。

但现在,祂却感知不到这个异类了。

祂刚刚成为星神,就发现了这么有趣的乐子。

还陪自己玩了整整几年,而现在,这个居然乐子消失...

没错,在祂看来,秋白和祂之间以光年为直径的对轰,就只是在玩而已。

不过祂已经发现了,这个世界,只不过是一个意识形成的世界而已。

而自己的存在也只是在这个意识世界之中,被推演出来的。

“呵呵呵哈哈哈~~”

紧接着,这个巨大的形体,发出了放纵的大笑声。

此时,远在一颗行星上的秋白,掐了几个法诀后,就终止了推演。

而这个世界,也就此停止了下来。

紧接着,他将自己的意识,从意识的世界中拉了出来。

紧接着一挥手,这个意识世界就被他给毁灭了。

漆黑一片的空间之中。

阴阳化身,也出现在了秋白的面前。

“别跑了。”

“这是我的意识形成的空间,你难道还能逃出去不成?”

秋白看着眼前的“秋白”皱着眉头问道。

“嗯...”

“意识形成的空间...就连我都分辨不出来,你已经达到那个境界了吗?”

“秋白”闻言叹了口气,随后看着眼前的秋白,开口问道。

“果然,你是旧世界的墨尔修斯。”

“为什么要将自己的一缕意识藏在这两道化身之中?”

秋白看着眼前旧世界的墨尔修斯,感到头疼的问道。

“准确的说,我并不是将自己的意识藏在了这两个化身之中。”

“这两道化身依然是你的意志化身。”

“而我的意识,则是藏在了这两道化身合为一体的那个一体之中,也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旧世界的墨尔修斯看着自己现在的样子,对着秋白开口解释道。

“所以呢?”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秋白看着眼前旧世界的墨尔修斯,感到不解的问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也没必要生气了。

因为旧世界的墨尔修斯并不知道他的想法,也就是没有监视他。

“唉...”

旧世界的墨尔修斯闻言叹了口气,随后苦笑了一声。

“我本来是不打算告诉你的。”

“你好好想想,现在你该怎么做才能打破闭环的方法和经验,都是问天理要的。”

“那该怎么才能用阴阳化身代替树的链接呢,你知道该怎么去做吗?”

旧世界的墨尔修斯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秋白,开口问道。

秋白闻言,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

这个,自己好像确实不知道啊。

“我本想用这最后的意识。”

“在最后的关头用这阴阳化身的力量代替树的养分,因为我知道该怎么去做。”

旧世界的墨尔修斯,看着眼前的秋白,开口解释道。

“我其实并不知道刚才的是意识世界。”

“我原以为你已经打破了闭环,做到了代替树的养分这个步骤。”

“我刚想开始操作,却发现这个世界仍然处于闭环中。”

“然后身体就莫名的开始行动,向你斩去了一剑。”

“随后我见到你想要毁灭掉提瓦特大陆,就想着去阻止你。”

“阻止你之后,我以为你是疯了还是怎么样。”

“先是毁灭了世界,之后还一直在追杀我。”

“我顾不上解释,如果我的这缕意识消散,那么凭你自己摸索的话。”

“可能等提瓦特大陆被黑暗淹没,你都找不到代替树养分的方法。”

“所以我才拼了命的逃,但我却没想到,这居然你是给我布的一个局。”

“九合为一的阴阳吗?”

“还真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境界,居然能察觉到我的这一缕意识。”

旧世界的墨尔修斯,看着眼前的秋白,苦笑着解释道。

“等等...”


“如果真的是这样,等阴阳化身代替树的链接后,就会化为养分融入到提瓦特大陆之中。”

“而你...”

秋白闻言,看着眼前的旧世界墨尔修斯,表情有些复杂的说道。

“而我,也将随着阴阳化身融入世界之中。”

“就如同死之执政和生之执政那样,嗯...也可以算作是死了吧。”

“但我本就是提瓦特世界所诞生的神明,这也不过是回归本源而已。”

“而且,我的这一缕意,以及你的这道阴阳化身。”

“说不定在一起代替养分,融入提瓦特大陆的之后,还能有些别的用处。”

“至于这些用处到底是什么,我想那时候的我应该已经不会知道了...”

“而那个用处,也只能够等你来验证了...”

旧世界的墨尔修斯闻言,看着眼前的秋白,摆着手解释道。

“嗯...”

“我能感应到,这应该是你最后的后手了...”

“毕竟,如今的你,已经逃不出我的视线了。”

秋白闻言,表情逐渐开始变得复杂。

旧世界的墨尔修斯,这一位,一直都是最让他感到敬佩的存在。

源于世界,归于世界。

这之中,他一直都在寻找着彻底拯救提瓦特世界的办法。

哪怕到了如今,他留下的这一缕意识。

也只是为了亲自操作让用阴阳化身代替树的养分的这个步骤。

哪怕...他知道这样做会彻底的陨落。

死之执政和生之执政不同于旧世界的墨尔修斯。

旧世界的墨尔修斯,是真正意义上提瓦特世界所诞生的本土神灵。

虽然他是转生到这个世界上的。

灵魂如今也是这个世界的生灵,也可以算作是提瓦特的本土神灵。

但旧世界的墨尔修斯,可并没有什么转生。

也没有什么闻溪,他从最开始就生于提瓦特。

他所拥有的精神,让秋白都感到敬佩...

想到这里的秋白,苦笑了一声。

如果真的只是凭借自己,是根本无论如何打破闭环的。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打破闭环。

该怎么打破闭环的经验和方法,是天理给的。

而如今该怎么代替树的养分,自己也不知道,还要交给旧世界的墨尔修斯去做。

一个天理,一个旧世界的墨尔修斯。

如果没有他俩,那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

就相当于这两个人已经将卷子的答案给了你。

就等着你自己去将答案填在空位里了。

“是啊...”

“如今的我,可对你隐藏不了什么了。”

旧世界的墨尔修斯闻言,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此时的他,也由衷的为秋白感到高兴。

为这个世界,为这个世界的生灵感到高兴。

“你的意识。”

“只会在阴之化身和阳之化身合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出现吗?”

秋白看着眼前旧世界的墨尔修斯,开口问道。

“没错。”

“我的这一缕意识,原本还能坚持个一天,而现在,大概只有二十个小时了。”

“因为意识世界之中的时间流速,与现实并不一样。”

“但我有信心能在十个小时内,完成代替树的养分。”

旧世界的墨尔修斯闻言,对着秋白点了点头。

“多谢。”

秋白闻言,看着眼前旧世界的墨尔修斯,发自内心的感谢道。

“不必客气。”

“这是我的职责,本该如此。”

旧世界的墨尔修斯闻言露出了一抹笑意。

随后对着秋白微微摇了摇头。

“你的时间所剩不多...”

“以防万一,我还是将阴阳化身分开吧,这样你的意识流逝的时间,也会暂停下来。”

秋白看着眼前旧世界的墨尔修斯,开口说道。

“嗯。”

旧世界的墨尔修斯闻言点了点头。

秋白见状,手轻轻一挥,阴阳化身便分离了出来。

化为了一阴一阳的两道化身。

做完这些的秋白,睁开了双目。

此刻的他,依然站在绝云间的某处山巅上。

时间,也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这一次,真该回去了...”

秋白望着已经升起的太阳,轻笑了一声后。

便一个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来到了璃月港的一处无人巷子里。

刚走出巷子,就看到了人来人往的各国旅客。

他们走在街道上,新奇的看着周围摊子上卖的吃食和物品。

商贩的叫卖的声音,拍照的枫丹人。

与蒙德人辩论的须弥学者,以及许多身穿和服的稻妻女子。

还有在街道上玩闹的璃月孩童,在这一条的街道上,形成了一幅奇特的景象。

“真是热闹...”

见到这一幕的秋白,露出了一抹笑意。

幸亏刻晴又多建造了几条街道。

由于分散的缘故,让这些各国旅客在一条街道上行走。

也如同往年过海灯节时,璃月的人口密度一样。

既显得热闹,又不显得拥挤,规划的非常好。

秋白就这样在街道中,走向了璃月的往生堂。

刚走到地方,就发现往生堂的大门口,被各国旅客形成的人群给堵住了。

秋白就算是想进去都进不去。

就在这时,走来了许多许多的千岩军,

他们将人群散开后,守在了往生堂的周围。

秋白也在这时穿过了人群,来到了两名千岩军面前。

“秋白先生。”

一名千岩军看着眼前的秋白,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是怎么了?”

秋白闻言,看着眼前的千岩军,感到疑惑的问道。

“秋白先生!”

“那是秋白先生!”

就在这名千岩军刚想开口解释些什么的时候,人群中忽然传来了一名女子的呐喊声。

紧接着,人群就又聚集在了一起,呐喊声也开始不断传来。

“哪里哪里!”

“真的是秋白先生,秋白先生回往生堂了!”

“你们别挤我,让我跟秋白先生合张照!”

“那个就是叫做留影机的东西吗,我给你摩拉,你待会帮我跟秋白先生拍一张照片!”

“那你等着吧,等我跟秋白先生合完照后,我就给你拍!”

此时的人群之中,须弥人,枫丹人,稻妻人,蒙德人,都在争先恐后的往前挤。

这要不是有着千岩军,他们估计就要把秋白给团团围住了。

“哼...庸俗...”

“这是我在须弥研究高位留影机,可以自行伸缩到几米的高度。”

“有了他,我就能全方位无死角的拍到秋白先生了。”

此时的人群中,一名须弥的学者推了一下眼镜框。

随后拿出自己制造的留影机,就开始对着秋白拍摄了起来。

“我好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秋白见状,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

就在这时,往生堂的大门瞬间打开。

一个人影窜了出来后,瞬间就把秋白给拉了进去。

随着砰的一声,往生堂的大门也被重重的关上了。

“我说秋白大客卿,你这狂热的粉丝也太多了吧!”

“你要是跟若陀和钟离他们一块回来就好了。”

“一个小时前大门口还没这么多人呢!”

胡桃看着眼前靠着大门的秋白,瞪大好看的梅花眼,开口说道。

......

海灯节结束后,就是完结篇了。

有的读者说海灯节的篇幅太多,其实上一次海灯节也是这么多的篇幅。

之所以觉得多,也是因为现在更新太慢。

但是我现在的脊椎不好特别痛,胸口也痛,眼睛也开始变得模糊,度数加重。

以前我是不经常戴眼镜的,现在我不戴眼镜都看不清东西了。

所以更新才变得这么慢。

大概在六月中旬,或者七月份之前,本书就会完结。

到时候还会写许多的番外,你们想看什么,都可以在这段里面写上段评。

完结后我会休息两个月,这期间会在灵感特别好的情况下写上一些番外。

也会构思下一本小说。

这是我的第一本小说,也是我第一次写小说。

不知不觉也已经二百七十万字了,评分也已经达到了9.6。

其实作者在这里说个实话,9.6分我是真的觉得有些夸张了。

我感觉顶到头也只是9.0,没想到居然能9.6。

时间也已经过了快两年。

这本小说我是在大学写的,而我后天就要毕业了。

它见证了我的青春,我要给自己的青春划上一个句号,给它一个完美的结局,同时,也要为一直支持我的读者们,送上一个完美的答卷。

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