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文学 > 其他小说 > 嫁七零糙汉后,山野泼妇变美娇妻 > 第489章 番外:傅时,好久不见
贺星苒去了医院,就看到林洲成一脸阴郁的坐在床上,眼神带着怨气盯着她。

贺星苒从没见过他这么可怕的眼神。

“洲成,你怎么了?”

林洲成红着眼问:“你有没有瞒着我做什么事?”

贺星苒不解,“你在说什么?”

啪!

林洲成把照片砸在桌上,很愤怒,“你自己看看,还说没有!”

贺星苒把照片拿起来,看到是偷拍的她和傅时,拧眉。

“你找人偷拍我?”

林洲成冷哼道:“你知道他是谁吗?”

贺星苒当然不知道。

林洲成愤怒的说:“他就是那天打我的那个人!还故意把我的车撞烂!你竟然和他认识,我太让我失望了!”

贺星苒知道他为什么生那么大的气了。

“洲成,我跟他不是很熟,那天我的车胎被人放了气,他刚好碰到我,就顺路送了我一趟,不是你想的那样。”

林洲成问:“真的?没骗我?”

“我骗你做什么?”

林洲成冷静下来,“抱歉,我刚才是太生气了,没控制住,你不要往心里去。”

贺星苒拉着他坐下来,“好了,现在气消了吗?”

不知道怎么的,林洲成心里十分烦躁,平静不了。

“苒苒,那人心机深重,不要被他骗了,说不定你车胎的气就是他放的。”

“怎么会呢,傅先生不像是那种人。”

这是贺星苒的第一感觉。

非但如此,跟他在一起,还有种莫名的……安心。

贺星苒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林洲成把她搂进怀里,哄着。

“对不起苒苒,是我太焦躁了,我给你道歉,下次再也不会对你那么凶了。”

贺星苒微微一笑,“没事。”

说是这样说,她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从小到大她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从没被人这么凶过。

心里堵着一口气,心情都没了。

她从他怀里出来,起身说:“你先休息,我有点累了,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

“嗯,路上注意安全。”

贺星苒开着车,脑子里回放着她跟林洲成的点点滴滴,涌出一股她都心惊的排斥情绪。

在火场把她拼命救出去的少年,不应该像他这样。

可事实摆在面前,改变不了。

她心里很矛盾。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

发现客厅的灯亮着,她第一反应是进贼了,再听到亲人熟悉的声音,她马上放下包跑过去。

果然是父亲和母亲。

“爸爸妈妈!”

她飞奔过去给了两人一个拥抱。

“我好想你们。”

她窝在两人中间,抱着苏允禾撒娇,靠在她身上就不想起来。

“你们怎么来了?”

“过来看看你。”苏允禾抚摸着她的头发,“看看我的宝贝是不是受委屈了,有没有被人欺负。”

贺星苒摇摇头,只是把她抱得更紧。

苏允禾轻拍着她的肩膀,看向贺廷钧,在纠结要不要把事情真相跟她说。

不说拖到以后会更加让人难过。

贺廷钧先开口,“苒苒,爸爸要跟你说件事,你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事?”贺星苒看向他。

贺廷钧说:“你有没有想过,当年救你出来的是另有其人,而不是林洲成。”

“什么?”

贺星苒不敢相信。

“爸爸,你是不是查到了什么?”

贺廷钧点头,“嗯,林洲成是从别人嘴里听说过你当年的事,故意接近你的,恰好他那一年被火烧伤,右手臂也被严重烧伤。”

苏允禾说:“好在你们才认识三个月,一切都还来得及,我和你爸爸不想看到你受到伤害。”

贺星苒顿时眼泪就滑落下来。

想到这几个月自己真心实意的付出,委屈又气愤。

怪不得她觉得越来越别扭。

怪不得他会喜怒无常。

原来不是他!

当年那拼死保护自己的少年,怎么可能会凶自己。

贺星苒在苏允禾怀里痛哭。

心里无比的失望和空茫,心好像缺了一块,难受得喘不过气。

苏允禾心疼的抱着她。

“苒苒,其实你爸爸还调查到一个好消息。”

贺星苒的哭声小了点。

苏允禾继续说:“你一直要找的人,已经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你身边了。”

“什么?”

贺星苒抬起满是泪痕的脸,这一悲一喜的,比坐过山车还难受。

贺廷钧把一沓资料递给她。

贺星苒赶紧擦干眼泪,接过来,看到上面名字的那一刻,惊了。

“傅时?”

怎么会是他?

贺星苒认真阅读他的资料。

从傅时小时候到现在的资料,都全部在上面,辍学后怎么发家后都写得明明白白。

傅时三岁,父亲抛弃他和病重的母亲跟人私奔,母子二人相依为命。

傅时五岁,开始捡垃圾废品,贴补家用。

傅时十岁,家里搬迁到宏市,第二年母亲病逝,靠打零工养活自己。

……

傅时十六岁,签约进行赌博性质的搏击赛,成为地下搏击场顶级之王,同年烧伤,面部毁容,退学。

之后的十年,记录着傅时如何一步步的辛苦打拼,成为现在国内二十强企业的创始人。

没人知道他经历了多少磨难和艰辛。

贺星苒看完资料,眼泪已经决了堤。

苏允禾眼眶热热的,“苒苒,傅时从两年前,就一直待在京市的分公司,常常出没剧院,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贺星苒愣了愣,全都明白了。

原来,他一直默默的守在她身边。

即使知道她是当年的女孩,也给予最大的尊重和自由。

也难怪跟他在一起时会有心安的感觉。

林洲成怎么能跟傅时比呢?

他恨不得把伤口都露出来,时时刻刻提醒她,他是她的救命恩人。

而傅时不一样,他害怕她看到伤口。

贺星苒声音哽咽,“妈妈,我想去找他。”

贺廷钧看了下手机上发来的信息,说了个地址,“我让司机送你去,他还在办公室。”

“谢谢爸爸妈妈!”

贺星苒擦干眼泪,去卧室换了件浅蓝色的连衣裙。

她要用最好的状态去见傅时。

等贺星苒离开,贺廷钧拨通了一个电话,冷声吩咐,“把林洲成这几年偷税漏税的记录交到警局去。”

一路上贺星苒激动又忐忑,但更多的是心疼。

到了公司,她没有预约,只能让前台转告。

前台听到电话那头回复,诧异的看了眼贺星苒,“这位小姐,您可以上去,这边请。”

她带贺星苒去坐电梯。

电梯在23楼停下。

贺星苒找到傅时的办公室,看着坐在办公桌前的他,泪水模糊了视线。

“傅时。”

傅时见她哭成泪人,马上走过去,柔和的声音带着几分担忧。

“星苒,怎么了?”

贺星苒紧紧的抱着他的腰。

“傅时,你怎么才来!”

“我还以为这辈子都不能再见到你。”

傅时身体一震,轻轻的回抱着她。

“你都知道了?”

“嗯。”贺星苒声音哽咽,“你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好久。”

“你要是再来晚一些,我、我就成了别人的了。”

最后一句话带着娇羞的意味。

傅时轻笑一声,抱着她的手收紧。

“我不会让你成为别人的人,你只能是我的。”

“谁要是敢肖想你,我绝对不会放过!”

贺星苒想起什么,“那个,林洲成说是你打的他,还羞辱他,是真的吗?”

傅时大方承认,下巴蹭着她的发顶。

“嗯,他应得的,谁让他欺骗你。”

贺星苒嘴角扬了扬,小声问:“那,我的车胎……”

傅时说:“那不是我做的。”

他停顿了一下。

“我让司机做的。”

贺星苒被逗笑,“傅时,你真讨厌!”

“嗯,我讨厌。”

傅时抱紧她,嗅着她身上熟悉的馨香,沙哑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眷恋和思念。

“星苒,好久不见。”

“傅时,好久不见。”

……

(全文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