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文学 > 玄幻小说 > 天命魔君:开局少林俗家弟子 > 第158章 剑界开启
  血极吞天掌第三掌!

  血动山河!

  这一掌没有任何的花俏,也没有繁复的掌法,这是最为直接了当的一掌!

  一掌之下,山河皆动!

  这是血极吞天掌前四掌内威力最强一招,招式极为简单,但威力最为惊人。

  恐怖的血气喷涌而出,天空好像下起了丝丝血雨,伴随着秦舒天那浩瀚的真气爆发,凝聚成一道滔天大掌印,将天地元气压缩凝聚到了极点,携带无尽的压迫感,自上而下,从天而降!

  独孤飞云不敢大意,飞雪剑法施展到极致,一座雪山隐隐浮现在独孤飞云的身后,绵绵无尽,飘雪无痕,原本无暇的剑光瞬间带上一抹厚重感。

  剑掌碰撞,交汇的正中心空间巨颤,一道道流光飞舞,罡气肆虐,将高台摧毁的如同炮弹轰炸过一般。

  砰地一声。

  一道人影倒飞而出,众人定睛看去,那倒飞而出的,正是独孤飞云!

  孤独飞云胸腔凹陷下去,形成一道掌印,气息已经萎靡了不少,不过却也无大碍。

  秦舒天浑身上下尽是剑伤,在独孤飞云最后一剑之下,很显然他也不好过。

  众人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秦舒天和独孤飞云一战,可以说是两败俱伤,但终究还是独孤飞云差了一点,这差的一点不是独孤飞云的剑不强,而是秦舒天在血气和肉身这一块,实在太强!

  “我败了!”

  独孤飞云抿了抿嘴唇,白皙的面孔越发的苍白,最终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失败不可耻,如果连正视失败的勇气都没有,那才是可耻的。

  秦舒天微微点了点头:“独孤兄剑法高深,这一次我赢的也只是侥幸,下次再战!”

  和独孤飞云这样的剑道天才一战,也是让秦舒天受益良多,只可惜不能以刀对剑,发挥出自己最强的实力。

  说罢,秦舒天又看向底下,关心起铸剑进展。

  高台之下,傲云身前只剩下最后一把剑,显然也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

  这把剑已经吸收了大量的剑意,灵性十足,但充其量也最多只能算一把上等灵兵而已,距离成为天兵,却依旧是有着不小的距离。

  傲云面色有些难看:“没想到,到了最关键的一步,还是要动用那个东西吗?”

  打造一把天兵,是傲云一直以来的梦想,为了这个梦想,傲云一咬牙,还是取出了一颗奇石。

  这颗奇石表面凹凸不平,漆黑如魔,当他将这块石头一拿出来,一股气息瞬间席卷整片铸剑池。

  这道气息至阴至邪,仿佛凝聚了世间一切阴邪之念,让人汗毛倒立,直起鸡皮疙瘩。

  秦舒天是在场所有人中血气最盛之人,一身血气如汪洋大海,仿佛大日初升,一般邪祟也根本近不得身。

  但此刻也是心中寒意丛生,有一种难言的心慌感升起,让他的目光死死地盯在那枚石头上。

  傲云早就知道这枚奇石的特性,所以并不惊讶,而是操纵地火,准备将其炼化。

  唧唧~

  地火一接触到奇石,就好像诡怪被大日炙烤一般,一道黑影从奇石之上出现,似乎想要逃脱这块石头,而这枚奇石却像是这道黑影的牢笼一般,将其死死地束缚住,只能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所有人都被这东西吓到了,难道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种东西不成?

  倒是秦舒天眼睛微眯,看出了一丝端倪。

  这东西绝不是什么脏东西,就是一道单纯的邪念而已,不过聚集了太多的阴暗面,故而至阴至邪,阴邪无比。

  而且以秦舒天的推断,这东西很有可能来自于剑界之中,而这枚奇石也会是打开剑界的关键!

  地火炙烤之下,奇石似乎百炼不变,难以炼化。

  傲云想起傲氏一族祖训,傲氏先祖当初为了收服这东西,花了大力气,后来以自身之血将其封印在这枚奇石之中,并且立下祖训,傲氏子弟不得将被封印的东西放出来。

  如今时过境迁,铸剑城也早已经没了往日的盛况,为了恢复铸剑城的荣光,傲云做了一个违背祖训的决定。

  傲云将手指咬破,鲜血落在奇石之上,傲云清晰地看见奇石上有一道封印开始消融,那至阴至邪的东西没了牢笼,顿时大喜过望,想要逃走。

  只可惜傲云已经找到了对付它的办法,一抹金光自傲云身上亮起,一颗舍利子出现在傲云手中。

  这枚舍利子乃是一位得道高僧圆寂之后留下来的,舍利子至真至善,正是对付这种至阴至邪之物的最佳克星!

  果然,舍利子一出。

  那东西就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原本还拼命向外跑,现在恨不得拼命向里面钻,它发出的惨叫声,比起刚才更加的凄厉。

  趁此机会,傲云将身前最后一把剑放到奇石之上,那东西就好像找到新的救命稻草一般,咻地一声,钻入剑身之中。

  傲云见这东西中记,不由大喜,立刻收起舍利子,施展秘术,开始最后的锤炼。

  随着地火烈烈,更是吸收这道至阴至邪的邪念之后,这把剑开始了惊人的蜕变。

  原本乌黑的剑身,此刻黑的发亮,一种邪性从长剑之上缓缓升腾而起,原本的饕餮图案上饕餮的眼睛,也变得一片猩红,仿佛这两只眼睛不是画像,而是真正的眼睛!

  “天兵,成了?”

  方莫远颤声地问道。

  虽然不知道傲云到底做了什么,但任谁都能感受到,这把剑上有着一种奇异的邪性,远比任何灵兵都要来的足。

  那也只有天兵才能有这般的灵性吧?

  “不!还差最后一步!”慧明目光死死地盯住傲云手上的剑,这等邪性十足的剑如果流落在外,恐怕又要造成一番江湖杀劫,唯有拿回寺院,以无上佛法驱散剑中邪性,才能保得江湖太平。

  “最后一步?”方莫远虽然是练剑的,但不是铸剑的,因而有些不解。

  慧明没有回答,楚庄河看了他一眼,说道:“是开锋!一般的兵刃开锋,在铸造那一步就结束了。但天兵不一样,天兵灵性十足,有了自己的思想,需要一位主人为其真正开锋,才能发挥出天兵最强的威力!”

  “开锋?怎么开?”

  楚庄河冷笑道:“剑走正道,则正气开锋!剑走邪魔,则淬血开锋!这把剑邪性十足,可以说是魔剑,唯有淬血方能开锋!”

  “淬血?”

  众人面色一变,没想到天兵开锋竟然还有这种说法。

  傲云握住手中的长剑,邪祟的念头不断从长剑之上涌入脑海之中,他眸光猩红,看向秦舒天等人,心中杀人的念头不由自主地升腾而起。

  “不对!”傲云很快反应过来,不由大汗淋漓,自己乃是铸剑师,怎么可以被剑所操控?

  不过当傲云清醒过来后,手中长剑开始不断挣扎,傲云用力抓住剑柄,但最后依旧是被长剑挣脱。

  长剑飞至空中,饕餮那猩红的眼眸顿时散发出无尽红芒,至阴至邪之力尽数汇聚于剑身之上!

  随着长剑一记横扫,无穷剑气挥洒而出,众人大惊之下连忙抵挡。

  而长剑疯狂劈砍,在这铸剑池内造成巨大的破坏,直到一片虚空开始隐隐出现一条缝隙,缝隙之内,剑气无穷无尽,无数种强大的剑意透过缝隙,让众人不由心惊胆颤。

  长剑咻地一声,便朝着那道缝隙冲去。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什么时,秦舒天一跃而起,一把抓住长剑剑柄,无数阴邪之念涌入秦舒天脑海,秦舒天眼中幽光大盛,精神力量施展到极致,怒吼道:“给我滚!”

  随着一声大喝,秦舒天身上血气升腾,彻底驱散掉那阴邪的念头。

  这时,长剑也钻入裂缝之中,而秦舒天也跟着长剑进入其中。

  很快,这道裂缝开始闭合。

  独孤飞云、楚庄河、慧明三人极速飞掠过来,这个时候他们也已经认出来了,对面缝隙之中的那方空间,便是传说中的剑界!

  剑界!

  这是所有剑修都梦寐以求能够进去的地方。

  那里一方纯粹的剑道世界,剑界之中印有天下所有剑客的剑法、剑意、剑道,每一位剑客都以能够开启剑界为莫大的荣耀。

  能够进入剑界,他们就可以参悟剑界之中,前人所留下来的剑法、剑意、剑道!

  尤其是独孤飞云,一旦进入其中,说不定就能真正做到天人合一,完全进入剑道领域之中。

  所以,他们拼了命也要进入剑界!

  终于,在剑界裂缝闭合的那一刹那,独孤飞云三人也是成功进入剑界之中。

  底下众人这时候也是反应过来,不过剑界裂缝已经关闭,这个时候也已经追悔莫及了。

  剑界不像是外面的天地,有着日月星辰,只有一片无边无际的大陆,无穷无尽的光亮,没有白昼与黑夜之分,没有任何的生命,就是脚下这片大陆,也都是由无数剑意凝实汇聚而成,踩在地上,有着一种凌厉切割裂的感觉。

  嗡嗡嗡~

  手中长剑不断颤抖,向着某一个方位不断前进,秦舒天用力想要制止住这把天兵,但天兵好似有真龙之力,竟然能硬生生地拉扯着秦舒天不断向前走。

  当独孤飞云三个人进入剑界空间时,秦舒天已经不知道被带到了哪里去了。

  孤独飞云虽然受了伤,但一身实力并未有半分减弱,在这剑的世界之中,他一进来就引发了无数剑意共鸣,原本对天人合一的领悟还不够深彻的独孤飞云,立刻陷入一种顿悟状态,身上气息也越发玄妙。

  楚庄河和慧明羡慕地看了眼独孤飞云,独孤飞云跨入天人合一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不过他们既然也来到了剑界之中,以他们的天赋和对剑的领悟,这一次的收获,也定然不会差!

  两人对视一眼,楚庄河沉声道:“慧明兄,我们还是各自寻找机缘吧,告辞!”

  慧明目送楚庄河离开之后,眸光看向一个地方。

  身为佛门武者,对于阴邪之物有着一种特殊的感应,所以慧明进来之后,就知道秦舒天往哪里去了。

  剑界之中的机缘固然重要,但是这把天兵不被秦舒天这种邪魔外道拿走,落入魔道手里更加重要!

  所以慧明也没有急着去寻找机缘,而是向着秦舒天的方向走去。

  。。。。。。。。。

  被长剑拖着来到一方潭水边,潭水之中的水也是由最纯粹的剑气所凝聚而成,而且水不像是外界之水清澈见底,更像是一潭墨池,里面的水漆黑而又浓稠,更是散发着惊人的阴邪之意。

  看来那东西就是从这里面跑出来的了。

  秦舒天暗暗想到。

  嗡嗡嗡~

  长剑不断颤抖,似乎想要冲入潭中,这个念头比之以往更加强烈,反抗的也更加剧烈。

  不过它被秦舒天死死地抓在手掌心内,哪怕剑柄已经将秦舒天的手掌磨出了鲜血,但秦舒天也依旧没有放手。

  随着鲜血流淌过剑身,那股反抗之力竟然开始逐渐变弱起来,让秦舒天想起楚庄河所说的魔剑以淬血开锋之说。

  如今自己的血阴差阳错之下,给这把剑开锋了?

  想要为天兵开锋,单是这点血自然不够。

  但秦舒天身怀魔君天命,可以说是秦舒天那天命魔君命格,使得这把魔剑不由自主地认主了!

  “张景!受死吧!”

  不远处,一声爆喝声响起。

  无量佛光升起,一朵朵白莲盛开,而那白莲中央,一把金光灿烂,蕴含诛魔之意的伏魔剑冲天而起,斩向秦舒天。

  秦舒天眸光一闪,手中长剑挥动,血河腾空,在这把魔剑加持之下,血河变得更加邪性而又瑰丽,与那伏魔剑猛地碰撞在一起。

  慧明在天兵之上吃了个亏,一口鲜血喷出,眼中杀机更是凛然。

  “果然是魔剑!如此邪性,留之不得!”

  秦舒天冷哼一声:“和尚,你管的也未免太多了吧?而且就你一个人,也敢来找我,是来送死不成?”

  “送死?哈哈哈!”慧明大笑道:“昔年有世尊割肉喂鹰,而今我慧明又有什么舍不得的,以我这条命,摧毁魔剑,杀了你这魔头,我慧明死得其所!”

  轰的一声!

  慧明身上金色的火焰在燃烧,一尊金刚法相凝聚,将慧明笼罩在其中。

  这是佛门秘法,以燃烧生命换取无敌之力,专为镇压魔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